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曲坤博客

我的博客刚刚建立,恳请各位战友及好朋友经常交流,互通信息,祝你们快乐每一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亚沟----玉泉探路穿越之旅  

2013-02-07 16:27:41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    2012年10月21日上午8时许,以悠然漫步为领队的《哈尔滨徒步网》凉水,蓦然回首,清欣品茶,松江秋水,快乐人,康乃馨,天空上的蓝,蔚蓝天剑和我(偶遇)等10位驴友,从亚沟火车站出发,开始了这次亚沟----玉泉探路穿越之旅。

       这个穿越路线是所有驴友都没有走过,所以叫做“探路”,GPS显示是16公里。我们迎着早晨的太阳,沐浴着徐徐的秋风,沿着与铁路并行的乡村公路前行,没走一会功夫,一块高大的路牌映入眼帘,牌子上面写着:摩崖石刻·天水一家·九龙山字样的提示,穿过一道铁门楼,向东南方向疾步而去,在一位老乡的指引下,我们绕过一个山口,一座挺大的水库出现在我们眼前,湖水涟漪,微波荡漾,一群野鸭在水中嬉戏,远处的农民在劳作,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。我们顺着湖边的公路来到山脚下,摆在我们面前有三条路,左边是一条水泥路,向里看去是一座搅拌站,中间一条是通往养殖场,右边是一条上山的土路。我们选择了上山的土路,前行了一公里多,发现上坡上有一家农户,悠然漫步走上前去向农户问路,从屋里出来一位老大娘,老大娘十分热情,说我们走错了路线,老大娘个子不高,身子骨特别硬朗,非得给我们带路,原来左边那条水泥路才是去“摩崖石刻”的路,送到路口又用木棍在地上为我们画了一张示意图,老大娘的热情和真诚,感动了我们,从老大娘身上看到山里人的实在和淳朴的民风。我们沿着水泥路盘山而上约3公里,看到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“亚沟石刻”,驴友们在石碑前摄影留念,然后顺着羊肠小道寻找“摩崖石刻”,攀爬了约500米就看见有一个方方正正的风雨棚,来到风雨棚前便可见了“摩崖石刻”,它位于石人山西麓崖壁下部,石刻现存男女两幅画像,面对石刻的右侧是男武士的形象,高1.85米,宽1.05米,面向西南而坐,头戴战盔,身着圆领紧身短衣,肩挂披风,脚穿战靴,左手握剑,身躯魁梧,面部庄严,两脚一盘一伸,气度不凡。面对石刻左侧的是一个贵妇模样的人,由于年代久远,风雨侵蚀严重,看不大清楚了,据碑文上记载:该女子头戴帽子,双手合袖,盘膝端坐的女真人贵妇形象。从艺术风格,所居环境以及夫妻并坐等特点来看,石刻的时代应为金代早期。驴友们纷纷在“摩崖石刻”前摄影留念。看过石刻,我们便开始探路穿越了。


       悠然漫步拿着指北针和gps卫星导航仪,在山林里探索前行,我们顺着崎岖的山路在导航仪的指引下,在大山深处攀爬着,眼前渐渐地明亮起来,大家以为可以下山了,登上高处一看,吓出一身冷汗,下面是悬崖,原来下面是一个非常大的采石场,我们只好另寻道路了。我找到一条较宽的山路,都是方向不对,我们应该向南,而山路却向东,我跟领队说:我在内蒙古大兴安岭生活20多年,经常穿山越岭,对山林还有一点认识和经验的,悠然漫步说:“偶遇在前面开路”,我便走在队伍的前面。一路上,虽说挺劳累的,但是驴友们有说有笑,行进路上,突然发现山林的草丛中,有一朵一朵白白的东西,有点像雾崧,有点像冰凌花,大家纷纷停下脚步,都在观察,在议论,这个现象太奇特了,太美妙了,驴友们掏出照相机把这奇特的现象拍照下来,“天空上的蓝”是驴友中的专业摄影,他不失时机拍照着,有时远距离,有时近距离,有时趴在地上,拍照完了继续前行,柞树的叶子让秋风扫落得漫山遍野,有深红的,有彤红的,有浅红的,还有黄色的,踩在上面软软的,特别舒服,“清欣品茶”感慨地说:这是一块天然的大地毯,真是遍地黄金甲呀!突然,我发现不远处有一棵已经落叶的小树上挂着红红的果实,跑到树前原来是一棵山丁子,我摘了一枚尝了尝,哇!酸甜酸甜的,我摘了一些山丁子分给驴友们,他们吃得甜嘴巴舌的。我在前面领路,山越来越高,路越爬越难,我们一直走的山路越来越窄,越来越模糊,好不容易登到尽头,驴友们马上就要欢呼雀跃了,往前看去,一片开阔,下面的公路像一条白色的哈达飘舞在山林之间,收割后的稻田成方成行,远处的村落错落有致,红色的房盖,蓝色的房盖清晰可见,远处的采石场尘土飞扬,“蓦然回首”即兴发挥说:“炊烟袅袅”!逗得驴友们开怀大笑,平静下了后,才发现我们已经登上最高峰了,真有一种“山登绝顶我为峰”的感觉。但是山峰的下面是一个更加恐怖的悬崖绝壁,山路到了尽头,怎么办?是原路返回,还是继续前进,大家各抒己见,“蔚蓝天剑”说:悬崖旁岩石有缝隙,有落差,可以攀岩而下,这个建议太危险,大家都不同意,就是男驴友能下去,三个女驴友怎么办?“悠然漫步”说:“只能前进,不能后退,攀岩不行,我们可以另寻道路”。


       我们沿着悬崖边继续寻路。我还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,我找到一个制高点,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和山体的走向,我发现了一个两山夹一沟的沟口,山林茂密,杂草丛生,山高坡陡,根据我在大兴安岭的经验,两山夹一沟的地方,没有人道,也有兽道,没有兽道,必有水道。我找来一支树杈,对“悠然漫步”说:“我先下,你们后面跟着”。我率先就下去了,“松江秋水”紧跟其后,这个沟即不是人道,也不是兽道,仅仅是一个流水的沟,下到一多半时,脚下有一些湿滑,在阳光的照射下,好像前进的“路”上有一个水潭,我搬来一块石头扔了下去,原来是眼睛看花了,哪有什么水潭呀?我们又鱼贯而下,到了山下驴友们都松了一口气。驴友们沿着乡村公路朝着玉泉的方向徒步,还有5公里的路程,我与“康乃馨”并肩而行,言谈中得知今年5月份,她完成了100公里的徒步,我对50岁的“康乃馨”肃然起敬。第一次参加徒步的“天空上的蓝”走不动了,这时有一个老乡赶着毛驴车上来了,“天空上的蓝”上前跟老乡商量搭个脚,老乡同意了,他给老乡钱,老乡不要,他就把带的吃喝送给了老乡,老乡带了他1公里多路,他的举动给徒步路上增添了笑料。一路上沿途是星罗棋布大小不一的采石场,把秀丽的山川和美丽的植被破坏得支离破碎,满目苍凉,据说玉泉的采石场很有名气,是哈尔滨城市建设砂石料的主要供给地。看着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;看着一座座大桥飞架南北;看着一条条马路拓宽延伸;人们在城市里幸福安逸地生活,这些都是以破坏环境破坏植被为代价,给子孙后代造孽,我的心隐隐作痛。经过5小时10分钟的穿越徒步,一共走行21公里,13时30分驴友们在招待所共进午餐,吃着可口的饭菜,喝着“快乐人”大哥的“兴安1号”白酒,驴友们在欢歌笑语中,结束了这次艰难快乐的亚沟----玉泉探路穿越之旅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